「掷骰」有时是桌游游戏的主轴

「掷骰」有时是游戏的主轴,有时则是枝节,端看游戏设计师如何运用这项元素。最常见的是六面骰,随着游戏的需求陆续出现四面骰、八面骰、十面骰、十二面骰、二十面骰……将不同机率的骰子带入游戏,营造出运气的张力。

从掷骰后的执行效果来看,桌游的不同属性决定骰子的多样风貌。骰子可用于决定步数,如旅行类桌游「大富翁」;可用于比拚数字大小,如博弈类国产桌游「一根香肠」;可用于骰点加总兑换资源,如策略类桌游「石器时代」。

骰子在桌游中应用之广泛,不一而足。桌游设计师正以他们的智慧,不断试着开创骰子的游戏方式,让骰子以令人惊艳的多种面貌呈现,却仍保有那令人又爱又恨的期待感。

 

掷骰与桌游 「实体游戏化」最高明的表现方式

骰子,是人类将命运「实体游戏化」最高明的表现方式。命运看似操之在己,但却处处充满变局;如同骰子,我们可以决定它的骰面有几面,决定它机率的高低,但却无法决定它掷出后会落在哪一面。

当骰子凌空翻转,或是落地滚动的剎那,牵动着每位玩家心中最深处的悸动,那是一种对于命运从此翻身的高度期待,却又因着伴随的风险而隐隐不安。期待与失落的拉扯与矛盾,使得掷骰瞬间,成为桌游过程中最迷人的片刻。

众人屏气凝神,目光专注,谛听骰子宣告玩家的命运。掷骰类桌游,是指透过投掷骰子,以骰面的结果决定行动或是奖惩。

桌游中的掷骰 Dice Rolling

骰子的爸爸叫曹植据说骰子是三国的曹植发明的。谁是曹植?就是那个才高八斗、相煎何太急、七步成诗的大文学家。一代枭雄曹操共有二十五个儿子,其中他比较疼爱的是才华洋溢的老三曹植。曹操多次想跳过老大曹丕,立曹植为太子,正因此种下了兄弟相残的因。曹操死后,曹丕继位,痛恨弟弟的哥哥终于找到杀人的理由。

曹丕对曹植说,老爸病危时,你居然不在他身边,这实在是不可原谅,所以我要判你死刑。但念在兄弟一场,给你个机会,如果你能在七步之内完成一首诗,就免你一死。让我们想象一下,曹植每走一步,就掷下一颗心中的骰子:六点、一点、生、死……想象一下,掷下的骰子,像撒下的豆子,一个在地上滚,非生即死;一个在锅里滚,生死哀号。

滚着、滚着,一首以豆子为主角的诗出现了:「煮豆燃豆萁,豆在釜中泣。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。」一切都是因为想象。如果没有想象,就没有文学。如果没有想象,骰子就是死的正方体。正是因为想象,世界开始充满了可能性。